律所电话:010-85636656,85636650
养殖场拆迁背后暴利:菜鹅评估成种鹅,补偿多了百余万
更新时间:2019-04-30 09:51阅读次数:
“十只画船何处宿,洞庭山脚太湖心”,一千多年前的唐朝,“诗王”白居易与诸友泛舟太湖、夜宿湖心之上,恬然一颗闲静的诗人之心,留下有关太湖的诸多优美诗句。
 
一千多年以后的今天,太湖畔又有一名“小吏”广为世人所知,只是这一次的故事不再令人心驰神往。
 
2019年4月24日,《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了江苏省宜兴市某街道畜牧站(原)站长薛某违纪违法案,揭开了一场养殖场环保关停退养骗补的“鹅把戏”。
 
京尚拆迁律师今天就和大家一起,通过纪检监察报的报道,来看看这场拆迁闹剧,究竟是怎么回事。
 
菜鹅评估成种鹅,一字不止千金
 
2016年太湖退养拆迁工作启动,作为街道负责牵头这项工作的畜牧兽医站(前)站长,薛某负责对畜禽退养拆迁补偿进行评估、审核、验收。在一笔笔诱人的补偿款面前,薛某渐渐把持不住,动了歪心思。
 
当地中红农场负责人周某也想获得高额补偿,他找到薛站长,两人一拍即合,想出了菜鹅变种鹅的一场“好戏”。周某买进5000多只菜鹅,薛某大笔一挥评估成种鹅,每只补偿200元,补偿款足足多出来一百万余元。
 
中红农场评估结束后,薛某主动联系周某共同虚建了一家新的养殖场,以该农场某职工名义申请畜禽退养拆迁补偿,薛某借此获利16万元。
 
薛某利用职务之便,继续玩拆迁补偿“双面人”的老把戏。张姓养殖户想要150万拆迁补偿费,薛某收受20万贿款;养殖户吴某不满过低的评估价格,薛某直接表示“不拆了,也不补偿了”,感受到压力的吴某只好许下25万元好处费的承诺......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薛某利用职务便利伙同中红养殖场负责人周某,以欺骗手段共同侵吞政府补偿款44.853万元;薛战伟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现金合计225.8万元。
 
最终,因贪污罪、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薛某被一审法院依法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人民币75万元。
 
养殖场关停拆迁违法问题多,薛案只是冰山一角
 
环保关停禁养涉及的养殖户有千千万万,各地实际拆迁过程中的处理方式也各有不同。
 
在薛某之辈利用不存在的养殖场、弄虚作假的评估结果等骗取国家补偿款的同时,还有很多本本分分的养殖户被拆迁人没能拿到原本应得的合理补偿。
 
京尚拆迁律师最近办理的一起养殖场维权案件中,就出现了“无补偿环保关停禁养”的情况。
 
在该案中,关停方作出的关停通知并不符合法律规定要求,且以断电方式对养殖场进行逼迁。该案当事人在律师的帮助下通过启动行政复议程序撤销了违法关停通知,保住了自己的养殖场。
 
很多养殖户在留言和咨询中都曾反映过类似的情况。
 
还有一些养殖场或企业,原本可以通过整改转型升级的方式继续生产经营,但有些地方却为了一时的工作成绩直接一刀切式地采取关停搬迁处理,使很多原本生产经营状况良好的企业遭遇致命打击,也给地方经济发展造成了不良影响。
 
自身情况查漏补缺,积极依法维权是良策
 
除了我们上文提到的断电式逼迁外,实践中还有一类常见的逼迁手段。
 
相关部门可能会对养殖场或其他企业进行违建强拆处理,或者对消防安监、经营许可和税务进行突击检查,以不符合规定为由对企业进行处罚,责令关闭或停产整顿。
 
关停方会通过一系列的关停和处罚手段向养殖户和企业主施压,当事人无法承受这些举措带来的损失和压力时,很可能就会被迫同意关停方的搬迁要求。但在这样的情况下,被拆迁人承受的损失很难得到弥补,这对当事人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所以说,对面临关停搬迁的养殖业主和企业主来说,对自身问题的查漏补缺很重要。对于地方以福利政策吸引开办,因此缺少一些许可手续的企业,更要提前做好取证维权准备工作。这样才能在关停方出招时,更好地启动法律程序自保和反击。
 
京尚拆迁律师结合实践办案经验认为,无论是确实存在污染问题的企业,还是依法应当搬离禁养区的养殖单位,地方政府为了环境整治工作对其进行关停禁养处理无可厚非。
 
但在对企业进行处置的同时,也应当考虑养殖户和其他企业的拆迁安置问题,尽可能通过合理充分补偿和政策扶持手段,帮助养殖户和企业恢复正常的生产经营,使地方经济得到可持续发展。

企业拆迁
养殖场拆迁背后暴利:菜鹅评估成种鹅,补偿多了百余万
更新时间:2019-04-30 09:51阅读次数:
“十只画船何处宿,洞庭山脚太湖心”,一千多年前的唐朝,“诗王”白居易与诸友泛舟太湖、夜宿湖心之上,恬然一颗闲静的诗人之心,留下有关太湖的诸多优美诗句。
 
一千多年以后的今天,太湖畔又有一名“小吏”广为世人所知,只是这一次的故事不再令人心驰神往。
 
2019年4月24日,《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了江苏省宜兴市某街道畜牧站(原)站长薛某违纪违法案,揭开了一场养殖场环保关停退养骗补的“鹅把戏”。
 
京尚拆迁律师今天就和大家一起,通过纪检监察报的报道,来看看这场拆迁闹剧,究竟是怎么回事。
 
菜鹅评估成种鹅,一字不止千金
 
2016年太湖退养拆迁工作启动,作为街道负责牵头这项工作的畜牧兽医站(前)站长,薛某负责对畜禽退养拆迁补偿进行评估、审核、验收。在一笔笔诱人的补偿款面前,薛某渐渐把持不住,动了歪心思。
 
当地中红农场负责人周某也想获得高额补偿,他找到薛站长,两人一拍即合,想出了菜鹅变种鹅的一场“好戏”。周某买进5000多只菜鹅,薛某大笔一挥评估成种鹅,每只补偿200元,补偿款足足多出来一百万余元。
 
中红农场评估结束后,薛某主动联系周某共同虚建了一家新的养殖场,以该农场某职工名义申请畜禽退养拆迁补偿,薛某借此获利16万元。
 
薛某利用职务之便,继续玩拆迁补偿“双面人”的老把戏。张姓养殖户想要150万拆迁补偿费,薛某收受20万贿款;养殖户吴某不满过低的评估价格,薛某直接表示“不拆了,也不补偿了”,感受到压力的吴某只好许下25万元好处费的承诺......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薛某利用职务便利伙同中红养殖场负责人周某,以欺骗手段共同侵吞政府补偿款44.853万元;薛战伟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现金合计225.8万元。
 
最终,因贪污罪、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薛某被一审法院依法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人民币75万元。
 
养殖场关停拆迁违法问题多,薛案只是冰山一角
 
环保关停禁养涉及的养殖户有千千万万,各地实际拆迁过程中的处理方式也各有不同。
 
在薛某之辈利用不存在的养殖场、弄虚作假的评估结果等骗取国家补偿款的同时,还有很多本本分分的养殖户被拆迁人没能拿到原本应得的合理补偿。
 
京尚拆迁律师最近办理的一起养殖场维权案件中,就出现了“无补偿环保关停禁养”的情况。
 
在该案中,关停方作出的关停通知并不符合法律规定要求,且以断电方式对养殖场进行逼迁。该案当事人在律师的帮助下通过启动行政复议程序撤销了违法关停通知,保住了自己的养殖场。
 
很多养殖户在留言和咨询中都曾反映过类似的情况。
 
还有一些养殖场或企业,原本可以通过整改转型升级的方式继续生产经营,但有些地方却为了一时的工作成绩直接一刀切式地采取关停搬迁处理,使很多原本生产经营状况良好的企业遭遇致命打击,也给地方经济发展造成了不良影响。
 
自身情况查漏补缺,积极依法维权是良策
 
除了我们上文提到的断电式逼迁外,实践中还有一类常见的逼迁手段。
 
相关部门可能会对养殖场或其他企业进行违建强拆处理,或者对消防安监、经营许可和税务进行突击检查,以不符合规定为由对企业进行处罚,责令关闭或停产整顿。
 
关停方会通过一系列的关停和处罚手段向养殖户和企业主施压,当事人无法承受这些举措带来的损失和压力时,很可能就会被迫同意关停方的搬迁要求。但在这样的情况下,被拆迁人承受的损失很难得到弥补,这对当事人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所以说,对面临关停搬迁的养殖业主和企业主来说,对自身问题的查漏补缺很重要。对于地方以福利政策吸引开办,因此缺少一些许可手续的企业,更要提前做好取证维权准备工作。这样才能在关停方出招时,更好地启动法律程序自保和反击。
 
京尚拆迁律师结合实践办案经验认为,无论是确实存在污染问题的企业,还是依法应当搬离禁养区的养殖单位,地方政府为了环境整治工作对其进行关停禁养处理无可厚非。
 
但在对企业进行处置的同时,也应当考虑养殖户和其他企业的拆迁安置问题,尽可能通过合理充分补偿和政策扶持手段,帮助养殖户和企业恢复正常的生产经营,使地方经济得到可持续发展。
申博太阳城娱乐app-申博太阳城手机端